新浪新聞客戶端

俄羅斯北方海路日益受重視,俄方:期盼中印參與

俄羅斯北方海路日益受重視,俄方:期盼中印參與
2022年06月22日 06:42 環球網

  [環球時報報道 記者 趙覺珵 環球時報駐俄羅斯特約記者 李琳佳 柳 直]“隨著北極冰層逐漸融化,俄羅斯北方海路正在承載越來越多的貨運活動。”英國《獨立報》21日報道稱,穿越北極的航行正變得越來越有吸引力,一些海運路線的長度是常規路線的一半。俄羅斯IZ網站稱,由于4月以來美歐對俄羅斯船只關閉港口,并對俄煤炭等能源實施進口禁令,俄羅斯海運被迫作出調整。在此背景下,俄羅斯開始尋找貨物運輸的其他方式。經由俄羅斯北極水域的北方海路成為克服制裁的一種方式。這條航線配合俄羅斯能源出口“向東看”的戰略,將俄北極地區、遠東地區能源項目,以及俄能源在亞洲的出口目的地串聯起來。

  向東方的能源出口動脈

  俄羅斯ko網6月18日發表題為“北方海路將把俄羅斯引向東方”的文章稱,俄總統生態環保和交通問題特使伊萬諾夫在圣彼得堡經濟論壇上表示,今年年初以來,俄羅斯北方海路的通行數量增加8%。根據俄羅斯遠東和北極發展部的估計,到2035年,這一航線的項目對俄GDP的貢獻預計為35萬億盧布。

  俄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梅德韋杰夫上周在社交平臺上發文稱,對俄羅斯而言,重要的是要繼續將北方海路與鐵路對接,并在高緯度地區建立液化天然氣(LNG)的存儲和運輸系統。他指出,俄羅斯將逐步擴大與亞非拉友好國家的合作。考慮到這些任務,首先是推進交通基礎設施建設。他還談及俄羅斯從北極地區出口產品多樣化的必要性,尤其是生產氨氣、甲醇和氫氣等有前景的能源。

  “在西方制裁下,北方海路項目再次變得重要起來。”俄羅斯《消息報》報道稱,俄總統普京指示今年開始積極建設這一航線。俄專家認為,俄羅斯的貿易重點正在向東方轉移。這一航線成為油氣出口的大動脈,將跨西伯利亞的貨物流重新定位。

  俄羅斯北方海路全長3000多海里(約合5556公里),連接巴倫支海和白令海峽,是目前歐洲與亞洲之間距離最短的海運線路,也是俄遠東與俄歐洲部分之間最短的海上航線。俄政府計劃將北方海路沿線的貨物運輸量從2021年的3500萬噸增加到2024年的8000萬噸,到2035年增加到1.5億噸。俄遠東和北極發展部部長切昆科夫說,遠東和北極地區將在未來幾年內每年可生產近1000億美元的產品,通過這一航線可向東方供應石油和天然氣、金屬、化肥等。當地已經有生產液化天然氣、石油、煤炭、銅和金等能源礦產的俄羅斯大型國企。

  期盼中印參與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此前援引俄圣彼得堡國立大學教授列克休季娜的話稱,在西方制裁背景下,俄羅斯更加重視北方海路,例如經此輸送油氣資源。

  據俄羅斯《消息報》報道,俄羅斯原子能公司表示,西方制裁并未影響北方海路沿線的運輸。2022年俄羅斯計劃沿該航線運輸3200萬噸貨物。到2024年,由于新增礦床開采,運輸量有望增加到8000萬噸,到2030 年有望增加到1.1億噸。根據2021年的數據,這一航線主要運輸液化天然氣和凝析油(1950萬噸)、石油和石油產品(770萬噸)以及北極項目的技術設備和建筑材料,鐵礦石精礦、木材、煤炭等。

  俄羅斯外交部北極事務大使尼古拉·科爾丘諾夫稱,俄方積極評價中國公司在北極地區能源項目中的作用,包括亞馬爾液化天然氣和“北極-2”液化天然氣項目,并將歡迎中國企業參與其他區域項目。他指出,發展北極地區的海上航線,特別是其東部方向,對俄羅斯來說越來越重要。這也在確保全球經濟及其供應鏈的不間斷運作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他補充道:“在不久的將來,這種發展將遵循不斷增長的軌跡,這主要是由于亞太市場的迅速發展,它正在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真正驅動力。俄中之間最有希望的合作領域之一就是能源。中國在進出口方面都是俄羅斯最大的貿易伙伴,我們在規劃和實施高緯度地區的國際合作時自然要考慮這一點。”

  俄媒預計,到2040年世界能源需求將以每年1.3% 的速度增長,天然氣將成為需求最大的能源。因此,蘊含豐富油氣資源的西伯利亞地區將變得越來越有吸引力。至少在2030 年之前,中印兩國對俄羅斯的主要資源——石油、天然氣、凝析油、煤炭有大量的需求。

  印度總理莫迪去年參加俄東方經濟論壇時表示,印度將同俄羅斯在發展北方航線上展開合作。印俄能源貿易近來十分紅火,“美國之音”6月20日報道稱,在截至6月15日的20天內,印度從俄羅斯購買的煤炭及相關產品比去年同期暴漲了60%,達到3.31億美元。同期印度與俄羅斯的原油貿易上升31%,達到20.22億美元。

  面臨發展限制

  鑒于北方海路的發展能夠帶來的巨大經濟效益,專家們也敦促不要忘記在建設過程中可能面臨的問題。俄羅斯《生意人報》2022年今年年初的報道援引俄經濟學家米奇喬娃的分析稱,這一航線面臨的主要困難是嚴寒氣候條件導致只能季節性通航。未來俄羅斯新破冰船的建造和全球變暖將使航線通航時間更長。另外,北極地區沒有足夠的資源來快速應對海運風險,特別是運輸船對環境可能造成的污染。同時,這一航線不僅需要船只和破冰船,也需要完善的陸上基礎設施——港口、加油、物流和人類生命支持設施。這些基礎設施的建設和運營將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

  《獨立報》21日援引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文章稱,目前走北方海路的運輸費比蘇伊士運河航線的運輸費用還要高。而且北方海路的運量很小,2021年全年的運量僅為蘇伊士運河路線2天的運量。

  “目前來看,通過俄北方海路運輸是可行的,并且具有很大潛力”,中國航運專家吳明華21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前這一航線的運量已經在逐年增長,且船的品種在不斷擴大。2013年中遠海運“永盛”輪成為第一艘成功經由北極東北航道到達歐洲的中國商船。在運輸安全得到保障的情況下,越來越多的航運公司發現這條航道有成本優勢,各公司也積累了不少經驗。

  據吳明華介紹,對中國船企來說,俄北方海路的主要限制是運營時間較短,每年通航時間集中在7月至9月,而且部分地區依然需要破冰。中企走這條航線需要俄羅斯提供多方面的支持,例如港口、破冰引航、緊急情況下的救助等。還需要考慮的是,俄羅斯油氣資源出口主要依靠管道運輸,相比之下,北極航運的成本、安全性和運輸量優勢都不明顯。

責任編輯:祝加貝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