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聞客戶端

風向正在變化,世界出現三個新情況!

風向正在變化,世界出現三個新情況!
2022年06月21日 07:20 新浪新聞綜合

  來源:牛彈琴

資料圖資料圖

  風向正在變化。

  6月21日,中國24節氣的夏至,一年中白晝最長的一天。但環顧世界,完全個人的觀點,世界很不太平,正出現至少三個新情況。

  情況一,在拉美,美國后院變天了。

  果然,哥倫比亞大選,前游擊隊員佩特羅順利當選。

  看到法新社評論說,這標志著在這個拉美第四大經濟體,執政兩個世紀的保守派和自由派精英的潰敗。

  這是一次改天換地的選舉。這也是哥倫比亞歷史上,左翼力量第一次取得執政權。

  毫無疑問,這也是美國外交的一次重大挫敗。

  因為在拉美,哥倫比亞是美國最好的朋友,沒有之一。

  雖然都是拉美國家,但哪怕巴西和美國摩擦,阿根廷和美國翻臉,委內瑞拉和美國干仗,哥倫比亞一直堅定地站在美國這一邊。倒不是說美國干涉了這次哥倫比亞選舉,但很多次中情局干預拉美政治,都是利用哥倫比亞作為基地。

  但現在,哥倫比亞也變天了,總統不再是美國最喜歡的右翼,而是佩特羅這個“另類”。

  作為一個前游擊隊戰士,佩特羅自稱是社會主義者。在對美問題上,他嚴厲批評美國在哥倫比亞的“禁毒戰爭”,要求重新談判哥美雙邊貿易協議。

  在他看來,這個當年右翼政府和美國簽訂的協議,嚴重損害了哥倫比亞農民和制造商的利益。

  哥倫比亞之后,巴西也將舉行大選。作為左翼領袖的前總統盧拉,很可能再次贏得大選。

  盧拉如果當選,意味著拉美的所有大國,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哥倫比亞、智利、秘魯、委內瑞拉,等等,均將由左翼或中左翼執政。

  拉美進入新一輪左翼執政周期,對美國霸權主義的憤怒越來越強烈。不久前拜登主持的美洲峰會,就成了美國的一場外交災難。

  人心散了,隊伍就不好帶了。對美國來說,后院成了眾怨,這真不是一個好消息。

  情況二,在烏克蘭,戰場形勢已到了轉折點。

  雖然就前幾天,法國總統馬克龍、德國總理朔爾特、意大利總理德拉吉、英國首相約翰遜,或搭伙或獨自,都閃電般訪問了基輔,表達對烏克蘭的支持。

  但戰場形勢,越來越對烏克蘭軍隊不利,或者說,已經到了一個轉折點。

  一度拉胯的俄羅斯軍隊,改變原先全面出擊的戰術,進攻重點放在烏東頓巴斯地區,通過重炮和坦克,不斷向前徐徐推進。

  大平原作戰的烏軍,陷入前所未有的苦戰。烏軍原先的蘇制武器,基本告罄,西方提供的武器,畢竟杯水車薪,無法抵御俄軍重炮的攻擊。

  烏克蘭外長庫列巴就抱怨,在頓巴斯地區,俄羅斯與烏克蘭炮兵火力對比達到了15比1,在這種力量不平衡的情況下,基輔不可能獲勝。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則感嘆,“我每一天都在為烏克蘭爭取抗戰所需的武器和裝備而掙扎。”

  戰場是殘酷的。批判的武器,代表不了武器的批判。

  所以,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城鎮落入俄軍之手,戰略重鎮北頓涅茨克失守已是必然。

  還有,不斷有俄軍抓獲美國雇傭軍的消息,這極大打擊西方社會的氣焰,也讓美國不得不有所妥協。

  現在烏克蘭最大的擔憂,就是對戰火感到疲勞的西方,為了自己利益,迫使烏克蘭作出讓步,甚至割讓土地,實現與俄羅斯的停火。

  這場戰事,勝負早已注定,現在確實到了必須下決定的時候了。

  情況三,更多的黑天鵝,升騰而起。

  在英國,鐵路工人舉行30多年來最大規模的罷工行動。

  罷工的原因,英國通脹太高了,鐵路工人忍不可忍,通脹對富人毫無影響,“工人漲薪幅度跟不上通脹速度”,最終矛盾爆發,罷工吧。

  在印度,人們封鎖馬路,投擲石塊,甚至燒毀車站和火車。

  抗議的原因,莫迪政府推出“烈火之路”(Agnipath)的征兵計劃,將降低招募士兵的年限和福利,引發印度人的強烈不滿,他們通過當兵改變命運的機會消失了。

  在法國,馬克龍迎來最失落的結果,執政聯盟失去了議會控制權。

  馬克龍也成為進入21世紀后,第一位沒能在議會贏得多選席位的在任法國總統。這意味著隨后的施政中,他將受到國會反對黨的各種掣肘。

  在美國,美聯儲激進加息后,股市已跌入熊市,但更糟糕的還在后面。

  40年來最嚴重的通脹,讓美國人怨聲載道,拜登政府似乎一籌莫展。指責普京,普京也不會幫忙。按照分析,不排除女財長耶倫成為替罪羊,而接下來的中期選舉,民主黨形勢嚴峻。

  黑天鵝還有很多,在一些發展中國家,物價的飆漲,已導致國家處于崩潰的邊緣。世界糧食計劃署警告,今年全世界約3億人可能要面臨饑荒。

  這些黑天鵝的具體原因,可能各種各樣。但有一點可能是共同的:烏克蘭危機,西方的極限制裁,產業鏈供應鏈的破壞,還有,世紀疫情的繼續,美聯儲大規模超發貨幣……

  這是一個很不確定的世界,但唯一可以確定的一點,我們今年還會看到更多的黑天鵝和灰犀牛。

  讓人揪心的事情,還有很多。一些突發的小事,如果不能有效解決,甚至也可能改變歷史。

  為聲援烏克蘭,立陶宛最近下令,禁止俄羅斯過境運輸違禁貨物到加里寧格勒。加里寧格勒與波蘭和立陶宛接壤,蘇聯解體后,就成了俄羅斯的飛地。

  這激怒了俄羅斯,俄強烈譴責立方的舉動史無前例,“違反國際義務”,是“公開的敵對行為”。按照媒體報道,俄已向立陶宛下達最后通牒,如果不盡快恢復過境運輸,俄方將采取行動。

  這是發展成新的沖突嗎?我不知道。

  但任何可能性都不能排除。只是這個世界,悲劇已經夠多了。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最后,感慨一件事吧。

  香港美食地標的珍寶海鮮舫,日前告別香港,轉赴東南亞,但在拖至南海西沙群島附近海域時,風浪襲來,船身入水傾側,最終無力回天,19日沉入約1000米深的海底。

  這是一次普通的航行事故,據報也沒有人傷亡,但因為海鮮坊上有著太多的歷史記憶,讓人格外唏噓。看到有位朋友這樣感慨:

  有些東西看上去很威猛,好高大上,

  那是因為依靠母港,大樹底下好乘涼,

  真放出生去,三下兩下就沉底了,

  這條船,簡直就是香港命運的一則寓言……

  是不是香港的寓言,我不知道。但在這個風急浪高的世界,我們都在未知海域中航行,且行且珍惜吧。

  個人觀點,不代表任何機構

責任編輯:祝加貝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